VQ strategy–Value investing part(先别读这篇)(do not read this one now) (updating)

先别读这篇,我用英文写的比较乱,容易走火入魔 Good Business and Good People are the only two measurements of security selection. Good Price is the time selection. Good Business > Good Price > Good People. Three Basic Laws (Graham)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assets of the company" OR (Buffett)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future free cash flow of the... Continue Reading →

Featured post

虎扑令人失望

小帅新做了个detail,讲了一些我奶奶都看的出来的东西,我觉得小帅应该是不愿意得罪人,基本都是以夸为主。hupu网友硬说小帅字字珠玑?这是什么水瓶的篮球社区?

背锅侠

陈新让刘破军背锅确实厉害,一是独立了刘破军在军中,这样给在大权利都很难起帮派,其次背锅只有陈新记着他功劳,他是最不想陈新死的了。这政治满分 想想历史上有很多所谓的大将,搞出一些蜜汁操作,开朝后,还是赏赐不少,相比这种背锅侠不在少数

当老二

一般开国皇帝,手下都得几个各部门的顶梁柱,军队,后勤,情报,外交,谋士。tier 1 or 2的帝王都是自己抓军队和情报。谋士运筹帷幄不一定差于帝王,一是没好时机,二是及时性群体忽悠能力太差。 能当好各个部门顶梁柱的,也就是并列老2们的,不一定是水平最高的,但一定是有自知之明的。

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如果定义人民3–实战案例

不得不佩服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融会贯通。上个乱世跟其他乱世的区别就是多了两个核心变量。 一是上个乱世以前,从没有比参与者强的多个外部势力影响局势。而上个乱世出现多个。工作人员无疑比光头强更会利用外部势力,起码50年以前是这样的。这也说明了,图书管基层工作人员这种劳动人民远强于猎人这种抢夺他人资源的食利阶级。 二是上个乱世是千年未有得人民定义范围扩大,工作人员巧妙的发现,利用了这点。推动了远强于任何宗教的思想,这思想强在他看得见摸得着,对新人民的影响力太大。工作人员并没有付出什么,只是把旧人民的资源夺了一部分给新人民,还都是空头支票,主要靠新人民流血抢。如果没有工作人员,也会有人做,这是大势所趋,只不过可能晚几十年。 互联网公司也是这样做的,更有效率的生意模式,让利给消费者,最后击垮旧势力,形成新形态的垄断。你说这是互联网公司的功劳吗,是,但只有一小点。科技已经成熟,思想也已启蒙,这些人只是观察到,抓住机会推了一把而已。改变了资源和能力分配不相匹配的情况。而这种不相匹配是科技,思想导致的。 不得不说光头强,有所有封建帝王的优点,如果放在古代任何一个乱世估计都乱杀,可惜在千年之大变局里,除了学习历史照镜子,还要看懂变化。虽然他满身包袱,整个党国和时代的资源分配方式是相左的。但如果没有工作人员能维持住新思想势力的势力,换个别的维持不住的,估计光头强就赢了。这就是历史的偶然啊 说起偶然,你会发现除了太祖牛逼,王朝的第二任接班人往往也要牛逼。而且都不能是普通牛逼,这样才能开创盛世,盛世也不一定,起码政权稳定吧。比如唐朝,明朝,宋朝,汉朝有汉武。短命的就不说了,元超也有忽必烈。但是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逆时代而行的也有,比如隋朝,典型的智商150,做250的题。 有的时候智商180,也很有自知之明,但周围拍马屁的多了,环境的不断侵蚀,自己也看不清了,以为自己250了,又因为没有外界的制衡,倒霉的往往是新人民。

如何定义人民(2)

从古至今,任何体制都是人民决定的,只不过对人民的定义有点区别。奴隶,女人,非本族人种在绝大部分时间和文明里都不算人民,他们和牲口,物品一样的,属于比人民低下的物种。正如我们几十年前如何看待动物,现在如何看待ai。他们是生产力的工具。 科技的发展改变了生产方式,同时思想启蒙接踵而至。人民的范围扩大了。人和所有动物一样从来都是又懒又贪婪的物种,写在dna里的。一旦被归入人民,享受到了权利,就和用过抽水马桶后一样,不愿再去蹲坑,尤其是出生后就用抽水马桶的。 人们虐杀动物,虐杀敌人,虐杀奴隶,不是因为他们残酷,而是他们不认为他们虐杀的是同等的人民。他们现在反对虐杀猫,因为他们认可家猫,换成蟑螂就是不同的言论了。 人民的范围变大了,还会继续变大。社会一直都是这样,兽性的前辈残酷的摧毁儒雅的文明,建立新的文明,新的文明逐渐儒雅。科技爆炸是一个变量,似乎大破了这个循环,也可能是我们观察的时间太短,一个大循环还没走完。 老一代还可以说生活质量变好了,但新出生的一代从开始生活质量就这样,以后可能会变坏,社会流动性也没了。金字塔越来越尖,经济变好的大旗没了,再怎么思想引导,在现在这个时代也于事无补。社会矛盾的激化如果不能倒推软改革,那后果有点严重。ai带来的生产效率爆发没准能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不知道时间来不来得及了。

如何定义人民(1)

“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本身就是一句矛盾的话,每个人资源有限,在资源利用平均有效的情况下,朋友越多,每个朋友平均情分越浅,个人的时间也是有限,不可能每个人都用言语,行为拉拢。 这里定义一下资源,在现在和平社会,资本主义主导社会,钱在民主国家为核心资源,权与名副之,三者相互转化。在极权国家,权为核心资源,钱与名附之,在古代的部落,村子,现在的封闭小社群(如上流小圈子)名为核心资源,钱与权附之。在乱世,军力为核心资源,等等。 在上一句话的语境里,除了朋友,还有潜在朋友(包括,敌人和陌生人)。如果我们重新定义一下朋友和潜在朋友的范围,开头的话就通了。朋友或潜在朋友为现在有资源,或以后有可能有资源的人为。 如果我们结交一个朋友但没有资源,我们只需要从别人哪里拿资源,而“别人”失去了资源后,便不算在朋友和潜在朋友里面了。“别人”对我什么态度都影响不了我,因为失去资源的“别人”,或者已经死去,就已经出局了。 从新看一下这句话,面对我扳不倒的我就臣服,面对我扳的倒的我就抢夺资源,和我差不多的,我们就交朋友。没有资源的,没有资格做朋友或潜在朋友。当然这一切都要悄悄地,披上道德的外衣,让大家认为我对他们是有益的,因为我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这个我肯定不是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了。

一点感悟

崇祯二年九月二十,辽东大地白雪覆盖,今年的雪又下得很大很早,墩堡的街道中,正蓝旗的塔克潭背着一个装满粮食的背篓往家返回,他穿着臃肿的皮袄子,把手也缩在衣袖中,狐皮帽压得很低,走了段停下来,用袖子在帽沿上磨了两下,把帽子扶稳,然后继续往家走去,鞋子踩着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身后的是同去买粮的葛什图,一个红甲兵,他正用一个粗大的棍子驱赶着他家中两个男包衣和一个尼堪女人,口中不停叫骂着,三人身上都背着沉沉的背篓,里面装着碳和粮食。仨人都是瘦弱不堪,身子往前佝偻着,上身几乎已经与地面平行。 走到转弯处,那女人不小心踢到突出的石板上,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背篓中的一个粮袋也掉出来,葛什图甩起棍子就打过去,女人身后的一个汉人男子见状,哭喊一声,丢下背篓扑在女人身上,帮她挡着棍子,葛什图不依不饶,死命往他两人打去,一边打一边叫骂着,“打死你这汉狗。”那瘦弱的男人已经被打得口鼻流血,女人嘶声哭叫着,想把男人拉到身下,但她的力气根本拉不动,只是在地上无助的哭着。 后面的另一个包衣畏畏缩缩的躲在一边,葛什图打得兴起,猛地一脚蹬向那站着的包衣,那包衣啊一声惨叫,被蹬得撞到院墙上,泥胚的院墙嘭一声微微震动了一下,簌簌的抖落下一些积雪。 听着传来的棍棒着肉和哭叫声音,塔克潭恍若不闻,自顾自的继续走,到了自己家门后,推开柴扉,他家的包衣已经打柴回来,正在院子里和一个女包衣一起堆柴火,男包衣见了他赶紧上来接着背篓,这个包衣是个年轻的瘦弱汉人,大概二十多岁,身上衣衫破烂,用一件旧被子捆了在身上,里面塞了些乌拉草,似乎一个臃肿的喇嘛,头上也胡乱捆了些破烂布巾御寒,即便这样也无法抵挡严寒,鼻子冻得通红,不停的流着清鼻涕,两个袖子上已经被他搽得亮晶晶的。他一边费力的接下背篓,讨好的对塔克潭说道:“少主子,你别累着,这些事让我做就是。 塔克潭微微抬起头,把狐皮帽向上推起,露出他年轻的脸,他略带稚气的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麻子,上嘴唇只有十几根修过的胡须,他对那包衣道:“张忠旗,地锄完了没有?” “主子放心,都锄完了,马也喂好了,别家主子都没自己动手的,少主子真是,还体谅我等奴才作甚,你锄了这些天,可别累坏了。”瘦弱的张忠旗边说着边殷勤的给他拍掉身上的雪花。 塔克潭让他拍了后,也没理会他,把背篓单手提起,推开正屋的门扉,夹着几片雪花走入了正屋中,里面暖融融的,让他感觉一阵舒服,径直坐在了一个烧着柴火的火炉边。解下脖子上的围脖,露出粗壮的脖子。顺手把帽子也取下,一根小辫落下,在身后摇摆了几下,塔克潭往后摸了一下,把它拉到左边胸前。 塔克潭搓搓手,哈出一口热气,然后看着对面缩在椅子中的中年人道:“阿玛,粮价又涨了,酪也涨了,下月银子就没了,冬天吃什么。” 对面的中年人一脸阴鹫,冷冷道:“实在不行,就把张忠旗卖给伊兰泰大叔。他那里已经冻饿死了三个,他昨日来问过我有没有多的。” 塔克潭道:“我们哪有多的,也只有一个包衣了,要是卖了,开春就只有我自己种地。” 对面的人低头想了一会道:“还有那许多家没有包衣的,还不是自己种地,你若是担心种地耽搁了习武,那就把那个尼堪女人卖给你伊兰泰大叔。” 塔克潭呆了一下道:“那阿玛你连个暖被窝的都没了。” “这尼堪女子太瘦,做不得活,既然没了吃食,也只得卖了。” 塔克潭无奈的问道:“阿玛,为啥现今粮一直贵,今年到现在了,我们也没轮到去抢一次。下雪又早,你不老说雪下早了又要旱嘛。” 他阿玛叹气道:“这已经不算贵了,前年八两一斗,你不也吃过了,光抢些银子来有些啥用。还不如他妈抢些粮食。” 说着他阿玛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要不是那些川兵弄断了老子的手,咱家岂止两个包衣。”塔克潭面无表情的看着炉火,他阿玛原来是个正蓝旗的白甲,浑河血战被川兵砍断了右手,倒地时腿骨也被马踩断了,能捞回一条命都是万幸,但从此不能再出征,抢掠所得就几乎没有,每次就是牛录中分下少少一些。 好在塔克潭长得快,今年已经十七,可以随旗作战,他们牛录竞争激烈,他现在还不是披甲人,只算余丁,但他阿玛从小就教习他,射箭大刀长枪骑马无所不精,在牛录里很多人认为他肯定会成为巴牙喇。愿意跟他们家结亲的也很多,眼看又有振兴家门的希望。 “阿玛,要是让我碰到川兵,一定帮你多斩几个人头。” “傻子,那川兵那么狠的兵,你去跟他拼命干啥。”阿玛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似乎回忆起当年的血战,那些川兵不过七千人,号称满万不可敌的八旗数万人围攻,竟然战之不下,反而伤亡数千之多,许多将领被川兵的凶悍吓的止步不前,若非沈阳的投降炮手用炮轰开了川兵阵型,他们几万人也打不下来。好在川兵只有七千,要是辽左十万兵全是这样的川兵,他现在也不可能住在辽沈平原上。他轻轻摇摇头,赶走那些让他刻骨的记忆,继续对塔克潭道:“你即便多斩几个人头,被他砍你一只手,你还如何射得箭骑得马。你碰到明国其他的杂兵,多杀些就是。你牢记还是得抢东西,咱大金国也不重人头。” 塔克潭年少气盛,对他阿玛的话不以为然,他们的牛录额真家里十多个包衣阿哈,婢女也是七八个,挨个换着睡,光抢东西有啥用,还得有战功,他得在战场去给自己挣来。他阿玛说完了,连着咳嗽两声,伸手去摸身边的水碗,一看却是空的,塔克潭把水壶提来靠在火炉边温着,一边又往火炉里面加了些柴。 他忽然想起一事,说道:“阿玛,又长了两根胡子,帮我拔一下。” 他阿玛难得的动了一下,露出一只手来,塔克潭过去跪在他面前,他阿玛粗大的手指伸出来,用两根指头的指甲捏紧塔克潭上嘴唇的一根胡须,突然一用力,拔下一根来,拉扯得塔克潭的上嘴皮跟着一动,塔克潭面无表情,似乎拔的不是他的胡子。 阿玛把胡须丢下后,长长叹口气:“咱家都靠着打沈阳时候攒的银子,眼下银子越来越不像银子,咱那许多银子都用光了,要是再不去抢些,就只能把那尼堪女人卖了。这个月德类格台吉带了些人去宁远抢东西,咱们牛录没轮上,你今年怕是去不成了。” 父子两人沉默的坐着,屋中只有木柴燃烧的哔啵声,坐了良久,塔克潭站起来,准备让那尼堪女人做饭。 这时突然一声低沉海螺号传来,缩在椅子里的阿玛弹簧般挺起腰,塔克潭也呆呆的看他,他阿玛连声道:“海螺号,快,快去门口看看,听听消息。” 塔克潭连忙抓起帽子戴上,也顾不得围脖了,直接跑到大门,刚到门口,就看到村中间木栅栏的门开了,他们的牛录额真衣衫不整的冲出来,一个阿哈牵过马来,牛录额真便上马往村口赶去。 海螺号声又一次响起,他这次听到,是从外面远处传来的,周围各家的大门纷纷作响,人们都开门出来,在门口目送着那牛录额真往村口赶去,塔克潭看到邻居都跟着往外跑,于是也急急出门,他赶到村口的时候,牛录额真就在村口前的大路上站着,其他一些人则在村口聚集,这些村民们大多都脸上有旧伤。 塔克潭转眼看到管他们的领催也在旁边,凑过去问道:“伊兰泰叔叔,又吹海螺号,咱们旗是不是要出去了?” 伊兰泰叔叔也是个老白甲兵,身体粗壮得如同一头狗熊,黝黑的脸上颈子上都布满伤痕,左边脸上靠耳边的一道疤痕尤其惊人,他咧着嘴道:“还得看抢谁,那朝鲜和察哈尔都没啥好抢的。” 塔克潭还待再问,大路上一阵马蹄声传来,一名巴牙喇一人双马赶来,背上的三角背旗吹得猎猎作响,大家都停下说话,塔克潭见到那巴牙喇停下,对牛录额真大声道:“到甲喇额真大人门下听令。”就又往下一个墩堡过去。 接着牛录额真便上马往甲喇额真的墩堡而去。大家在村口议论了一阵,讨论是去蒙古、朝鲜还是抢大明,回忆起哪次抢的东西更多,如同拉家常一般,说到某次有人抢了一对双胞胎女子,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塔克潭对这些趣事不太有趣,听他们也没个准信,掉头回了屋子,他阿玛杵着拐杖,由张忠旗扶着已经在门口,问塔克潭道:“去哪里知道不?” “不知道。” 进屋后,他阿玛对他道:“这节气出兵,你得去,反正也没有农活,你还差啥东西不?” 塔克潭迟疑道:“没有甲胄。” “拿那个尼堪女人去换来。去找你伊兰泰大叔。” 塔克潭站着没动,他阿玛催促道,“快些,屋里少个女人又算啥,只要你去抢了东西回来,多的女人都有了。换件好的甲衣回来,要是一个不够,就把张忠旗一起拉去换。”塔克潭低着头出去,他还是打算把张忠旗留下,他阿玛腿脚不便,还是要人照料,他走到院子中间,拿根绳子套在那女人身上走了。 那女人顺从的跟在他身后,到了门口才转身啊啊的对张忠旗支吾了几句,张忠旗对她挥挥手,这女人也不知是被转卖了多少次,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张忠旗甚至不知道她名字,因为她是个哑巴。但这哑女心地很好,张忠旗几次挨打都是她照顾着,才捞回一条命,所以他有时偷得点吃食,也分些给这女人,塔克潭家里总共也就他们两个包衣,两人就如同那两条相濡以沫的鱼。看着女人消失在门口,张忠旗眼圈慢慢红起来。 哑巴女人被塔克潭拉着,走过一段路,来到一个院子前,塔克潭直接走了进去,院子里有一个女真女人,是伊兰泰大叔的女儿,她耳朵上穿着四五个耳环,鼻子上也有一个,身上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衣服,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抢的,有些地方已经破了。这女人喜欢塔克潭,伊兰泰大叔也有意思要跟塔克潭家结亲。 她见塔克潭来了,欢喜的迎上来,裂开一张血盆大口笑起来,几个耳环互相撞着,发出些叮叮的声音,她把右手扬到眉边,两膝往下蹲了一下,算是见过礼。塔克潭却不太喜欢这女人,他觉得汉女还更好看些。 “海兰,我阿玛让我把这女人带过来,想跟伊兰泰叔叔换副甲衣。” 海兰偏头看看后面的女人,正温顺的低着头,海兰过去把她头抬起来,捏开她嘴巴,看了看牙齿,又在那女人身上**一阵,摇摇头,她还是觉得太瘦了。但是既然是塔克潭要甲衣,她还是愿意帮忙。 她对塔克潭道:“塔克潭你等等,我去叫阿玛回来看看。”说罢就出门往村口去了。 塔克潭这才知道伊兰泰居然还没回来,也不知村口能有啥听的。他在院子里看了一圈,拉了一块大木桩坐在身下。看了一眼哑女,又把绳子解开。那哑女便朝门跪着。 过了一会,伊兰泰从外面回来,也如海兰一样,伸出熊掌在哑女身上到处摸过,摇头道:“塔克潭,这个女人太瘦了,种不得地,最多给你换一件布甲。” 塔克潭有点犹豫,布甲最多在远距时防箭,近战用处不大,海兰在后面拉拉伊兰泰的衣服,伊兰泰闭眼想了一下,还是打算拉拢一下这个后起之秀,当下说道:“那我先给你一件锁子甲,若是你这次出去能抢到东西,再分我些。但你记得把甲磨一遍,临阵不亮者,要受罚的。” “谢谢伊兰泰叔叔。”塔克潭的麻子脸上涌出笑意,锁子甲就好多了,既轻便又不影响肢体运动。 伊兰泰在丑脸上挤出点笑,大大咧咧对塔克潭道:“还得看去哪里,要是如传言那样去明国京师,那里的女人可比这辽东粉嫩,不过你也别老盯着抢东西,咱大金最重的还是战功,好好干,升个巴牙喇。” 塔克潭低头受教,这是村口传来一阵欢呼,跟着一串马蹄声由远而近,几人冲到门口,是牛录额真回来了,他在马上一路大喊:“十月征明,咱们牛录出二十人,巴牙喇七人,甲兵十三人。。。”(注3) 他走过的地方都一片沸腾,慢慢响起一阵呼喊,“抢西边去!” 牛录额真的声音继续响起,“要自行随去的,不在旗中分抢得的东西,各自备好兵甲弓箭马匹,来我处等挑选。。” 海兰也跑到门口,听了这话,一脸兴奋的和塔克潭一起嚎叫,那个哑女看他们兴奋,也傻傻的笑着。 纷乱的叫嚷声慢慢汇成整齐的叫喊,在村子的上空回荡。 “抢西边去!抢西边去!!”... Continue Reading →

晚明

10/8 写的确实好,就是主角挂开的有点多,不过爽文嘛,爽就完了,但如果穿越细节更严谨些就更好了。后面的军事大作还没看到。陈新牛逼。 10/9 陈新太牛逼,这种较严谨的爽文太爽了,还是不够残酷,陈新基本不犯错,有点不严谨,逆天如我朝太祖,88,李二还都犯错呢。可能是写犯错看的人就少了。 卖官之类的就算了,写宁锦大捷这个味太冲了,居然没被封,这借古讽今啊,也可能是巧合吧。 10/10 陈主任太牛,下连环套,多个坑供许管事选择,最牛的是还把军师彻底帮上船了,现在伯温宋,善长刘都凑齐了。就是这个善长估计干不了党争,只能跟刘李式谈一辈子恋爱了

10/7 日记

很多听原唱无感的歌曲,被唱一段,或翻唱后反而很好听 原来觉得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一句客套话,现在越来越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他人,即使大多故事的结局不好。

汤普森的下肢力量

克雷有多个防守顶级背身,或大质量球员的gif,这些大多是中锋大前 在nba这个级别上,顶级的力量代表着agility必然不太好,而汤汤的横移是勇士对核心后卫的第一选择,这就奇怪了,即使兼具力量和速度的勒布朗,你也会发现他的agility并不是很好。以上是我的疑问 下面我是认为可能的答案 汤普森下肢质量占比高于普通球员,这是我一直认为普通球员应该做的,一个球员能挂的肉有限,关节承受能力,agility,速度都是限制。所以我认为外线篮球运动员,因该主要挂下肢和核心的肉,肩背臂不用考虑。好处还有很多,草稿纸太小,就不展开了 汤普森的低位防守技巧很好,双腿向后支很多,跨部前倾,上身板直,借角度发力(靠住对手)和保持平衡中转化自由。上肢也有一定帮助,汤汤上肢环抱在胸前,其实是在发力的,游走在规则边缘。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