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 strategy–Value investing part(先别读这篇)(do not read this one now) (updating)

先别读这篇,我用英文写的比较乱,容易走火入魔 Good Business and Good People are the only two measurements of security selection. Good Price is the time selection. Good Business > Good Price > Good People. Three Basic Laws (Graham)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assets of the company" OR (Buffett)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future free cash flow of the... Continue Reading →

Featured post

旁观者的轻松,我的人生观

我发现,当我在旁观者时,我能包容接受很多事情和观点,而不改变情绪和状态,同时总能发现每个观点的有趣之处,最差也是接受但不反感。但当我作为当事人之一,我能接受和包容的事情与管点就少了很多。 比如被戴绿帽子,作为当事人,我设身处地的想,是很难接受的。但做为旁观者,我觉得局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动机,也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会伤害一些人,但不失为一种多元化社会的乐趣。 同样,如果是我的朋友,亲人被欺负,作为当事人,我肯定会有行动,情绪可能也很难控制,但作为观察者,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不仅仅是人,还有物。 再比如,当我有了10个特殊盲盒公仔时,我就想要集齐另外5个。或者说另外的收集什么的。而如果我一个也没有,我就一个也不想要。 而每每我处于局内时,就会觉得非常累。当然除了投胎技术出众或运气极好的,大部分人想要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事业,爱情,家庭等等)都是要处于局内的。我觉得累,可能是因为天分不够,可能是生活压力不足,可能是对自己要求太低,都有可能。 我的解决办法就是怯懦版断舍离,尽可能的放弃一切想掌控的欲望。物品,关系,地位,每一样当我得到时,也是它反过来限制我的时候。得到了就怕失去,就要负责任,就要考虑它们。这些就是欲望的代价。 一个自创的(大概率是我读的书太少,没看到前人已经创造出无数次了)幸福公式,能力-欲望=幸福。诚然,能力强的人应该可以有更多的欲望,从而保持幸福。我们也可以通过增加能力提高幸福。 我选择的是减少欲望。并不是说我什么不要,恰恰相反,我想要很多。这世界这么精彩,当然要经历。但经历不占有。所有物品,美食,美景,美好的关系等美的东西只要经历了就行了。 比如,有喜欢的物品,租来或展览看一看就好,恋爱不要在意未来和过去,几周到几个月的蜜月期就好。 经济基础决定经历丰富度,对于穷困的我,现在能经历的就是飞机杯,爽文,很少的物品,比较一般的食物,比较一般的生活环境等等。但没有这些美景,美食等等,我觉得过的也很不错。有了呢,我认为也好不到哪里去,手机里的换成真人,从露天没网球场换成室内温度可调节,从15平米换成150平米。其实差距不大的,因为就我一人。所以我认为有多少能力就享受多少。 当然,可以认为我是农民认为皇帝用金锄头耕地,但我确实舍身体会过,也在网上种种方式看过一些有资源(钱,权,名)的人的生活。我意淫的功力非常强,福尔摩斯躺床上一晚不睡可以造出个记忆宫殿,我一晚不睡就能意淫出来牛逼的一生。但意淫到最后,就跟手淫到最后一样,高潮过后的索然无味,觉得跟现在的生活区别有限。就好比爽文到最后,主角还是要过有老婆有孩子的小日子。 退一步站在旁观者看着这个世界和自己周边发生的一件件事,各种观点,和各种美的不那么美的东西,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回忆起小时候的自己,一会怕球队位置不保,一会怕失去女友,一会怕朋友亲人不高兴,一会怕死,一会担心股市崩盘,又担心股票没法帮我实现财务自由,还会担心自己混的不如同学亲戚朋友好。我现在还是很怕疼,但对其他的都还可以了。怕死的大多数是因为世间有牵挂吧。我并不是勇敢的面对这些担忧和欲望,而是懦弱的逃避开了,同时我自然也要接受很多,接受自己的平凡,接受他人对我期待的落空,但衡量利弊后,怯弱版断舍离的好处远远盖过坏处,到目前为止我过的还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我描述的只是我理想中的生活方式,现实中的我还差得很远,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有情绪起伏,欲望担忧等。 不可忽虑的是,贫贱百事哀,即使世风日上,社会对底层人民极大的包容和保护了,还是避免不了很多事情。我这方面运气不错,投胎水平也还可以,所以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能以后比现在混的还差之后观点会改变。

延长职业生涯

从一年多前开始,我就认为对运动生涯的保护是前二重要的事,篮球是一项相对长寿的运动。之前一直在每个方面都有些思考记录,今天整理下。 恢复,打法,体能这是职业生涯保护的三个基石 对于恢复,结合我自己吸收分辨的信息,只有睡眠和营养摄入是绝对有益得,其他的例如冰敷,按摩,筋膜抢,泡沫轴,抻拉等等都是有很大争议的。我也没有看到一个完全信服的原理。热身是很重要的,但热身不仅限于动态抻拉。 我自己是起床后,泡沫轴,动态,一些静态,然后训练也是从低强度开始。练后冰敷,筋膜枪。有比较多的营养补品(没有人工高科技) 对于打法,我认为是不能在高强度中超出基本功区,比如很多球员,他们的基本功脚步不够熟练,有效,但在比赛中为了速率强行做,伤的概率增加,坏的习惯养成,就算做出来了,慢性伤病也会累积。其他位置我不知道,对于后卫,我认为火箭后期哈登,雷迪克,快船再伤后的保罗和雷霆保罗都很不错。 很多教练球迷很喜欢的积极(hustle)动作不要做,不要在意别人的态度,很多动作有很大终结职业生涯的可能。 体能非常重要,足够的肌肉群对关节的保护是最好的,conditioning是一定要超过比赛消耗的(就是不能在比赛中感到力竭),最好是斯托克顿那种赛后采访不喘。这样受伤概率最小。 我个人认为在每日无需额外conditioning训练的情况下,越低的体脂越好,同样的保护力,但对关节的压力更小。我还认为,后卫篮球运动员下肢和核心的重量占比应该越大越好。上肢对于后卫篮球运动员的重要性实在不大。胸肌越小越好,尽量的把重量分配给核心和下肢。

婚姻,爱情的理解

看了王子仲和端木英有感而发。 我个人认为爱情能持续的是短暂的,即使努力经营浪漫,到了一定时间以后两个人的关系也会被大部分转化为亲情和友情。因为我个人定义爱情是新鲜感,是快速发展中的快感,是得不到的悸动,所以爱情不是一个稳定关系,和毒品一样必须要不断刺激,每次阀值提高,到了再也高不了就必须转化为一种稳定关系。当然每种关系都需要维持,刺激。 我对于爱的定义是付出,不一定是不计回报,但在付出的时候肯定没有对当下利益的算计,可能想的是未来美好的日子,可能想的是他以后对我也好。爱会体现在爱情和亲情当中。就跟救命要找帮过自己而不是自己帮过的一样(好像称为富兰克林效应),爱的这种付出肯定是有限度的,因为我认为人从长期,根本上是自私的利益出发(当然,很有可能是我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了),所以即使是恋爱中“昏头的人”也只不过是把自己和那个人的利益完全捆绑了,所以她会为那个人牺牲很多(这个度,每个人,每段关系都是不同的),因为本质上她认为就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事),所以谈不上牺牲。但在第三者的视角,就是牺牲。 付出之后就是沉没成本了,不止女生会谈久了不舍,男性同理,只不过不同表现形式。男性根据过去几千年的文化熏天视女性为附属品,有一种比女性跟强的独占有欲。沉没成本+习惯惯性形成了关系可以长期维持的护城河之一 不论中美离婚率都是很高的,不知道美国的离婚率和单身人口对比上一代是否增加,中国是肯定的。这里面有 时代因素,科技发展,娱乐产业发展,提高了人们的择偶阀值,但对每个人的本体提升并没有跟上,这就出现很多人看不上和自己条件差不多的,是一种欲望大于能力的表现。自由是双刃剑。我发现一种现象,不一定对,在建国那几十年的老人婚姻会比较长久。同时,很多唯美的爱情故事,一定是有外力阻拦,破坏的。我认为这说明了,有限的选择+苛刻的环境给爱情在某种程度上有益于获得更好的爱情。因为得不到,因为没得选,就需要去逼一逼自己。后来发现结果还不错。当然很多老年人的爱情变成了亲情,他们也像现代的年轻人一样对彼此有很多的不满,但不可否认,他们离不开彼此的。比如我的姥姥姥爷,这种长久的陪伴,和两者占据彼此生命中的大部分,不就是现代人追求的爱情中的很大一部分嘛。娱乐的代替,我认为爱情是19世纪以前最大的娱乐项目,现在不同了,当娱乐开始有绝对代入感,就是不仅仅是靠想,还有其他感官刺激,爱情在娱乐减少很多。古代穷人不算人,我们每个人向上数十代都是富户,因为穷人生养不起的。各种惨剧都是在穷人身上发生最多的的。而现代统计把这部分人算了进来,恰好他们又赶上了没有婚姻束缚,也娱乐丰富的年代。 以上使人们有了很多选择,还有很多本不属于,或自己驾驭不了的选择。这使得人们的容忍度变低,不再愿意牺牲付出。同时思想的自由,女的不一定要嫁人为归宿,男的不一定要传宗接代。

地产股的拐点最晚一年半之内到来

地产的资金配置程度很低,同时没有散户来做动能提升骨架(a股80%交易额来自非机构)新城控股第三季度股东人数只有4万3千9百人,第三季度一个季度就少了1万1千6百人。新城q3 说到今年销售的利润率开始回升,也就是2022年结算利润率会开始回升。管理层认为是个上升趋势,我不这么乐观,对于新城开发净利率以后能有6-8%就算好的了。提净利率主要靠重估和租金物业收入占比提高地产开始整合,其实已经整合一两年了,小地产商,没有产品力且招拍挂为主要拿地途经的,现在都是勉强打平甚至亏损做规模,后面被收购,破产,自动退出会很多。top50市占率高速提升。

对于科技股的一些观点

市场情绪是随时变化的,比如现在的a股和港股市场,追求的是极致的确定性,和想象空间。所以业绩不增长的,有比较明显的经营周期的,和行业未来有缩量可能的都被资金抛弃。我个人认为这是资金对中国经济的不看好(全世界都类似),但国家操作非常好,不论是疫情控制,经济恢复,还是对利率的控制都是全世界第一档的。现在还可能恢复加息周期,这无异给未来留下了很多空间。 对于科技股,我认为分为两种,一种是大家伙,faamg+at,intel等等也可以算。这些公司基本可以算账了,就算有大的风口抓住或没抓住,影响都不是致命的。而他们大概率会随着互联网等科技的进一步渗透普及继续增长(业绩),这种没啥可聊的大家找到差不多估值的,然后有个适当的预期收益率就买就好了。卖的时候宽容点,严重高估再走。如果当压舱石,买的时候差不多就行,如果覆盖面广,可以买的时候严格一些。 第二种是剩下的科技股们,这部分我有一些想法变化。我觉得做这种科技股要吃泡沫。买入标的顺序是,想象空间》反转》低估。股票是击鼓传花,互联网则是击鼓传花中的击鼓传花。如果说大家伙们长期看无非是估值下移,但能活下来。第二种大部分都得死,被收购,或者价值毁灭降到脚踝折。但这并不影响赚钱。 电动车(这里面还有混动)在中国的占比应该会高于全球很多,这是政治需要,弯道超车,躲避石油制裁,但在驾驶/乘坐体验没有质的区别的情况下,蔚来,小鹏,比亚迪,理想作为硬件生产商现在的市值已经超出饱和了,这里面一定会有价值毁灭。但这不重要,因为有想象力,流动性又泛滥,所以市值可以被合理化。 美团和多多也一样,一个已经想象到吃掉所有本地生活,一个被投资者惯性的认为可以高增长。以上这六家都是泡沫的代表,但也是未来,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第二种科技股会有的市场情绪。 我现在想到的策略是,摊大饼,一定要分散的做,在增长早期,中期,中途增长停滞或反转开始前进入,拿到泡沫阶段(目前流动性的情况下,我认为这种流动性会持续很久)。我认为这种公司要无视pe,ps,现金流等财务指标,就看公司核心竞争力,说白了就是品牌,技术,人才等,因为有这些在最差就稀释股权嘛。比如19年的蔚来和特斯拉,30多块季报暴跌的多多,停止做硬件的snap等。

史书里的潜台词,一

人们一般把皇帝分为昏君明君,这里的昏君不一定就没能力,明君至少要有一定的能力。皇帝和所有工作事业一样,干的好不好命运是主要因素,命,说白了就是你祖宗们给你安排的好不,运就是随机事件影响。 以上不太重要,刚才听着听着想到,所有明君,甚至一大部分昏君都有被忤逆了,但不能杀的臣子。除了确实干不过的,剩下的大都因为儒家的忠孝和名声两个因素。 儒家实在是封建君主的利器,也是抑制现代科学全面开花的利器。儒家最出名的忠孝跟思想钢印似的,在一姓皇帝被门阀权贵族长们接受后,就形成了深深的护城河。而这些忤逆皇帝的就是思想钢印的精英们,他们虽然烦人,但在政权受到威胁,中原要改名的时候,这些人是最坚定的原皇帝保护者,比那些顺着皇帝的靠谱多了。 名声分成当世和青史留名两部分,当世就是扩音器,杀了愚忠的,周围政治投机客就多了,快死的时候推到你的就多了,帮你傻顶着的就少了。留名的懒得写了 所以权贵们不要老嫌弃老百姓傻,少给你们挣钱了,要各个跟人精似的,权贵一代还好,二代们早被吃干抹净了,还帮人数钱呢。话说我国老百姓就是好,儒家洗脑,又勤劳,跟蜜蜂似的,给留一点蜜够吃饱就行了。 极权时代(行业),在一个公司,帝国告诉狂奔时,要给足利益于那些能带来更多利益的人,不断的合作,分配,吞掉杀死对手,和被时代淘汰的老利益,然后分给有能力的继续去抢(不论品德)。成功后呢,老东西们就得想办法弄死,一个个野心倍大,还知道我老底,关键是还懂得利益交换,能团结人。换一堆只在乎名誉,视忠孝为信仰的,给的少,虽然能力差点把,但我又不想发展了(时代机遇也没啥边际收益了)。当然这里的名誉,不是名声,在古代名声要高,一呼百应,我就下去了。就是那种内心原则放第一位,倍倔的,特有人生理想报复,绝不拖鞋。

看多中国逻辑+科学发展观

青桥阳光夫妻总结的 a、中国最先发明了“政治贤能制”(而非世袭制),更大程度激活个体和小团体,是当年领先的关键。欧美后来发明了“经济贤能制”,利用工业化和现代化成为全球主导。 b、中国地理结构决定了,天然倾向大一统,这种大一统使得文化倾向集体意识;欧洲地理结构天然倾向小国割据,这种小国格局下注意靠个人努力,因此更多是个体文明。 c、中国在过去40年才抓住现代文明的本质,是“科学技术”+“市场经济”。是否民主政治不是关键。中国对科研的投入力度远超可比经济水平国家。中国重视教育,带来工程师红利。中国重视储蓄,支撑高负债基础和投资力度。“中央+地方+企业”,中国的独特优势是“企业化”的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激活了产业发展。 d、中国对出口的依赖度已经不高,中美贸易战与脱钩的冲击影响没有那么巨大。 e、刘易斯拐点前,劳动力供应充分压抑工资,低端产业高度景气;刘易斯拐点后,劳动力不再源源不断地供给,供求变化导致工资不断上行,催生庞大中产阶级,带来消费的持续升级;等到一定阶段后,成本上行导致产业外迁,进入被追赶阶段,工资不再上行,产业外迁中只是局部受益,内部矛盾会累积。只有“科技”和“金融”大幅受益全球化。贫富差距扩大到一定程度,内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会以某种方式释放。硬压这种扭曲诉求未必好事;一战后英法对战败德国的压迫是二战的重要缘由;而二战后美国的包容共赢成就了战后的常年和平盛世…… 现代所谓的科学思维,有一个共同的逻辑范式:观察和搜集现象——>归纳和提炼假说——>基于假说得出待验的推论判断——>继续观察现象(或直接进行试验)予以支持强化或证伪。这个过程的起点,就是从现象和结果去猜规律。比如从苹果落地提出重力假说,从物种表现差异提出进化论假说;比如从遗传表型沉默提出RNAi假说,从细菌古生物的重复回文序列提出基因编辑假说等等,都是基于现象去猜原因(假说),然后在实践中验证去支持或否定。所有提炼的规律,即使无数次被支持,也一定存在前提假设的局限,但不能因为这种局限性就否定了这些规律的可参考性。从宏观天文级的相对论和微观粒子级的量子论的范畴里讲,牛顿力学就是个笑话,但这不影响我们继续学习受益于牛顿三定律把火箭送上月球啊。历史确实是各种偶然与必然的混合体,把小汽车想象成质点,或者把投资人想象成理性人,显然是大错特错的,但相比于完全的不可知论和犬儒主义,至少它们在更积极态度去捋清楚繁杂世界表现背后可能的规律。如果我们换个角度去看,不正是无数基于简化前体下,对表现背后规律的追求,才推动了科技和社会认知的进步吗?如果我们轻易否定基于结果现象去倒推猜测原因,那我们如何才能去把握世界表象背后的规律,如何去理解历史和判断未来呢?如果我们的历史是那些不满足于犬儒主义的人所推动的,那么我们是否应该鼓励和支持那些拥有热诚去探索纷杂变幻世界背后的人的探索冲动?是否在轻易得出结论之前,先开放地倾听他们的思考与想法?

建仓中的反弹

最近建仓康方,加仓新东方在线,新城发展。最近两天都反弹不少。我新城a为主,发展跌多了抄点,所以涨跌没啥感觉。相对于新城h,新东方和康方没法估值,只能拍脑袋。根据更新后的体系,我对价格严格了不少,康方只建了头舱,昨天数据不错,但也不加了,毕竟不懂pd-1。新东方在线属于第一批中仓了。下跌的过程,类似于最近的地产,金茂,融创都让我不断质疑自己的定性分析,和定量估值是否乐观了,目前感觉并没有。之前保险建完就跌的很多,现在还磨着呢。但我认为还是市场情绪和资金风格的问题。机构覆盖地产保险的就看几个宏观指标,不具体分析,散户没炒头自然也不来。

三个问题

我有三个问题,不知道是由于自己不够重视或想要逃避,还是心性阅历不够,很难改正 一个是同理心严重不足,经常会以非常高和极端的标准去看他人,或是只考虑自己的角度。 二是没有紧迫感,经常会花时间在临时起意,但知道对专注领域长期没有直接帮助的东西,我想要的是每天80%保持那种马上要迟到/限时考试答题/赶deadline的感觉,还是没有紧迫感,在我专注的领域其实我已经被拉下很多很多了,我缺少可直观感受的参照系,所以时常失去紧迫感 三是有太多幻想和欲望,在理性角度,由于我认识到自己的平庸,我已经砍掉了很多欲望,专注于一两个领域。但日常生活中,非感性的部分时常蹦出,占用我很多时间在别的欲望上。在幻想也花掉了过量的时间。在做完计划后,仰望星空的部分应该是1%,用于给自己持续鼓励和调整计划,而脚踏实地的部分应该是99%。我差的太远了。 我觉得幻想鸡汤等在训练放空,需要激励时,可以作为兴奋剂使用,但一定要分得清楚现实与幻想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