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 strategy–Value investing part(先别读这篇)(do not read this one now) (updating)

先别读这篇,我用英文写的比较乱,容易走火入魔 Good Business and Good People are the only two measurements of security selection. Good Price is the time selection. Good Business > Good Price > Good People. Three Basic Laws (Graham)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assets of the company" OR (Buffett)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future free cash flow of the... Continue Reading →

Featured post

适应环境,利用环境

人生不是做饭,不可能等食材齐了再下锅。原来我沉迷创业idea,后来发现idea最不值钱,牛逼的独角兽都是一步步做起来的。效率和完美不可兼得。 pjf的paul说他五六次骨折伤是因为缺少维他命d,说hooper少太阳晒,说每天最少15min全身晒,我就乐了,我因为没有室内馆,被迫来到社区露天场,反而成了好事,出来腰到膝盖没法被晒,其他部分都没问题。加上每天半升的奶估计骨骼不成问题了。剩下的就要靠正确的姿势,关节稳定性训练,放松冰热敷,和低风险的球风来降低伤病了。这个我很有信心,以后单讲。 同时,由于球场高,周围低,我在这个场的训练目前主要是远距离投射,所以球经常会掉到💩水沟里,对就是中国三线以下城市才能见到那种,我们这主城区就这样。如同强奸,既然不能反抗,就享受,我把捡球变成了condition+变速训练,因为跑的慢了就掉💩里了。当然这对心智和体能都是考验,主要是心智,连续几个投不进,然后跑几趟高速折返还是挺挫折的。但没办法这是目前仅有的环境了。这种训练对投篮准度的提升是不如有人捡球的,但对转换训练到真实比赛和投篮稳定度(consistency)的提升是优于有人捡球 保持客观,接受已有条件,改变能改变的劣势,接受/避开不能改变的劣势,还有一定要离开舒适区

上一篇访谈评论节选

以上是访谈内容,不得不说注重长期利益,而暂时舍弃短期利益是所有行业的法宝,然而做起来真的很难,如果青年队不出成绩,自己工作还有吗?同时,自己带的打不过别人的,真的舒服嘛?这些都需要牺牲,妥协,和理解。东莞的成绩实至名归 这些青年队教练,不仅需要塑造球员的篮球生涯,同时需要塑造他们的人格,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中国在跳水,游泳,体操等项目上十分出众,抛去天赋原因,这些运动的巅峰年龄也十分重要,这些运动的巅峰期都偏早,成长期的运动员心理都未成熟,所以军队式的管制很有效,等运动员出成绩了,管不住了,基本也有下一波了。 然而对于篮球,足球这种运动生涯长,展示十分复杂的运动,中国的球队和运动员表现是很差的。athlete pool小是一方面,同时我们的球员在青训期收到严格限制,之所以持续打球,只是诱惑被隔离了,并没有真正想清楚达到自我抵御抵御诱惑,从而在20岁以后有了自主选择权以后,他们大部分的职业生涯练的都是不够的,而且是不求甚解的,这对于足篮这种复杂运动是很难的 中国的大学生同理,但平均能力确实远胜于同龄的美国大学生,他们堕落的比较早

从一篇广东青训访谈聊起

虎扑7月6日讯 CBA复赛第一阶段的8轮常规赛全部战罢,而广东只要在第二阶段首战里击败东道主青岛男篮,那么球队将提前7轮锁定他们队史上第12个常规赛冠军。近日,广东男篮二队主教练曲绍斌和三队主教练张堃接受采访,揭秘胡明轩、徐杰、杜润旺、刘权标和张皓嘉等小将崛起原因。 “他(张皓嘉)那场打得不错,我俩看了都高兴坏了,”曲绍斌说,“但说实话他的表现应该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不怎么吃惊,因为可能从他进广东的那天起,我们就预见到了他会有这一天。” 不只是张皓嘉,在两位教练眼里,从青年队上调到一队的每个球员,无论是一年级的刘权标、张皓嘉,还是二三年级的胡明轩、徐杰、杜润旺等,立足CBA也好,入选全明星也好,甚至将来升入国家队,都不会特别令人惊讶。“因为如果你从一个孩子十二三岁打球就开始跟他,见证他的整个成长,帮他做记录、定计划,了解他的性格和心理,那么要预见他的未来并不会很难。”曲绍斌告诉记者。 从一个球员进入广东队开始,教练组就会给他制定计划,不是半年或一年计划,而是八年。那些才十二三岁的孩子先在三队教练张堃的指导下打基础,到了十五六岁,择优者会被转到二队教练曲绍斌手下,进一步调教到18岁之后,再根据需求升到一队。而这只是开始,因为在曲绍斌看来,一棵好苗子最终能在CBA赛场生根发芽,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一队主帅杜锋的信任和栽培。“我们从上到下的思想都是统一的,”他说,“除了我们选材培养之外,更主要还是得感谢一队杜锋指导的信任和栽培,他给了很多的时间给孩子去表现,增加信心,孩子们也真的很争气,把所打下的基础逐渐展示出来。也充分证明我们广东培训体系是无缝对接,才会一直保持这么多优秀球员出现。” “我们整个广东的人才培养一直是有自己的传统和体系的,”曲绍斌说,他还记得自己做球员时,他的两位前辈教练张镇民和王怀玉是如何在青年队教导队员的,“我们现在就想传承前辈们的经验,让一队、二队、三队都处于同一种体系和风格来管理球员,这样培养出来的球员就能形成良好习惯,到了成年队也容易适应,更快立足。” 这种统一的体系和风格,在外人看来可能是过分严苛的。就像杜锋曾不止一次被转播镜头拍到球队明明大比分领先,却仍在场边严厉批评年轻球员。但事实上广东生产线出来的球员都清楚,这正证明杜锋对他们还有期望,如果哪一天他对犯错者的态度是不闻不问,那才是更需要担心的事情。因为从青年队时期,宏远的教练班子就是如此严厉,对球员场内场外的管理都几乎是所有CBA队伍里最严的。 “谁敢迟到1次,那一整个月的训练费就全扣掉。”曲绍斌说,“这个措施广东队很多年前就在用了,现在全国别的队应该没有哪家还像我们这样,仍在坚持执行,但我们真的就是迟到扣钱。”更“苛刻”的还有禁止小队员玩手机以及其他电子产品,这在如今这么一个电子科技发达的社会,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宏远青年队一直就是这么要求的,“可能如果哪天训练比赛完成得特别好,就可以奖励性质给玩个2小时,其他时候手机都要收上去的,谁也不例外。” “你知道现在这些孩子最让人头疼的场外干扰因素是什么吗?”张堃对记者解释为何要严格管理队员手机使用时说,“就是玩电子游戏啊!你可能觉得他们完成了训练,达到了指标,是不是就应该可以让他们自由玩了,但真的不是这样的,至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没有办法不受到影响的,我们必须管。” 广东上下对队员管得如此之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需要激发出球员超出自身天赋的潜力,二是教练们有为人师和为人兄长的望子成龙之心。 20多年前,作为国内首家民营职业篮球俱乐部的广东在青训方面拥有首屈一指的物质条件,并能以此吸引到全国各地的小球员加盟。但如今随着篮球青训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在招生方面广东已经逐渐没有那么大的优势。尽管过去几年,从杜锋本人到总经理朱芳雨以及青年队的各级教练,都在全国范围去寻找人才,但他们自己也承认,很多来广东的孩子至少在同年龄段的球员里,天赋都不是最强的。 “我还记得前两年去外面打比赛,对手也是一个CBA职业俱乐部的青年队,当时我们队里最高的一个孩子也才2米05,而对方阵容里2米10的就有4个,看得我们做教练的忍不住眼红啊。”曲绍斌回忆说,“但如今过去了两年,再一看我们送上一队的球员,和他们那批对比一下,我们的孩子还是争气多了。” 正是在选材方面不再具备绝对优势,广东青训这几年的培养理念也在慢慢改变。过去人们判断青年队好不好,总喜欢看队里有没有几个名气大的“未来之星”,能不能在青年队比赛里大杀四方。但广东青年队选择不再那么看重球员青年时期的比赛成绩,而是争取把每个培养对象的爆发期留到升入成年队后。“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们队的球员都是纯年龄的,”曲绍斌说,“16岁就是16岁,18岁就是18岁,那样也许他们刚上一队是会有个艰难适应过程,但到了他们该出成绩的时候,肯定是在CBA,而不是青年队时期。” 事实上这也是这么些年来,在总结了很多自己和其他队的教训才得来的经验,“我们也见到过有些球员,打青年队比赛真的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们队小孩出去跟人根本没法打,人家可能又是拿全国冠军、又是代表国青在国际比赛上砍分什么的,但最后到了成年队泯然众人,甚至还不如以前的手下败将。我们觉得那也是非常可惜的事,这些都促使我们去改变理念,想办法把年轻队员最好的状态放在一队里展示出来。” 不过说到管理球员,特别是管理一群处于青春叛逆期、半大不小的男孩这个任务,永远是做起来比说起来要难上许多倍的。 “有的比较内向,比如胡明轩,他刚来时就不爱说话,我们也是花了很多功夫去鼓励他,让他更自信,”而说起这么多年最“好管”的学生,曲绍斌第一个想到的是徐杰,“他真的比较懂事,是很乖的那种孩子。”不过教练们管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刺头”学生,对付这样的孩子,曲绍斌说得最多的就是一句话:“你的个性只应该放在场上来体现。” 两年前,广东队签了一位身体条件相当不俗的小球员,也在校园篮球界颇有名气,堪称“自带流量”。也许也正因如此,他到队后不太讲究集体篮球,每次训练比赛都喜欢拿球单干,教练看在眼里自然必须出手干涉。“就是有意在训练时打压他,挫他的锐气,”曲绍斌说,“常给他看他犯的错啊,指引他选择更好的方式来打球,慢慢他也就懂得传球和配合了。” 而如果是碰到特别倔的孩子,教练们也会软硬兼施,耍耍“小心机”。疫情这段时期,二队有个小球员就跟曲绍斌闹起了脾气,这个孩子“叛逆期”似乎特别严重,一度声称要放弃篮球,直接收拾行李回家。而他是曲绍斌从东北带过来,一手培养的重点对象,做教练的当然舍不得。于是几个教练一合计,先以疫情当前安全为主的理由稳住孩子,不让他回家,然后又满足他的想法,允许他不训练,还把手机发还给他,任由他在宿舍随便玩游戏。“这个孩子也真是倔啊,足足两个星期理都不理我,在食堂碰到就当没看见我一样,什么招呼都不打走过去。”就这样,跟主教练“杠”了两周,眼看他游戏玩腻了,社交网络也没意思了,曲绍斌让另一位助教偷偷去找孩子谈心,那位助教回来告诉他,孩子终于松口说了,自己最想的还是打篮球……最终这个一开始只肯写半页检讨的孩子,在第三次写出了两页纸的检讨后才得以重新回队。 “我就是希望我的球员们都能记住,你的所有个性也好、脾气也好,都只应通过场上表现来展示,而到了场外,你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要保持谦和有礼。”曲绍斌说,“在教打球的同时,我们也希望能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吧。” 如今随着广东队的战绩在CBA里一枝独秀,若能提前锁定头名,下一阶段复赛杜锋可能还会继续给年轻人更多上场时间,曲绍斌和张堃也希望那些他们带过的球员能好好珍惜,把握住机会,而他们也愿意成为每一个从广东青训队里走出去的孩子的坚实后盾。 “我常常鼓励我的小球员说,你们来了我们这里,就说明是有机会打上宏远一队的,而如果能在我们广东队打,那去CBA任何一个球队都没问题。”曲绍斌说,“特别是现在还有一个像杜锋这样的一队教练,敢于去用新人,敢于给你们机会,肯在你们身上花心思,这多难得啊,你们更要好好打。” 不过对于那些才20出头,甚至不到20岁的球员来说,初涉职业篮坛肯定更多经历的是磨砺与迷茫。有的一战成名却渐行渐远,有的坐在冷板凳上遥遥无期,每当有这样的学生向自己诉说困境,请教建议时,曲绍斌都会更加耐心地引导他们。“很多我们教过的球员,有的即便不在宏远打球,碰到问题时也会喜欢找我们聊聊。”曲绍斌的微信里就存着不少以前学生找他聊天的记录,他开玩笑说这些孩子都是“报忧不报喜”,其中不乏胡明轩、徐杰这样已经被视作打出来了的球员。“他们两个去年低谷期都找我聊过,其实有时年轻人的问题不是他们自己不知道,就是需要有个人去点醒他,毕竟当事者迷,旁人一点拨,效果就会好很多。”曲绍斌说。 曲绍斌的手机里至今还存着几乎每个学生入队时的照片,有胡明轩训练时的照片,也有他带着徐杰、张皓嘉出去聚餐的照片,在给记者翻看这些照片时,他对于曾经的回忆都如数家珍,露出骄傲的笑容,却也再三叮嘱记者不要“捧杀”了这些年轻人。 “我相信他们的路还长,还有很大空间去发展,”曲绍斌说,“而我们整个广东队的未来也是充满希望、值得期待的。” 以上是访谈内容,不得不说注重长期利益,而暂时舍弃短期利益是所有行业的法宝,然而做起来真的很难,如果青年队不出成绩,自己工作还有吗?同时,自己带的打不过别人的,真的舒服嘛?这些都需要牺牲,妥协,和理解。东莞的成绩实至名归 这些青年队教练,不仅需要塑造球员的篮球生涯,同时需要塑造他们的人格,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中国在跳水,游泳,体操等项目上十分出众,抛去天赋原因,这些运动的巅峰年龄也十分重要,这些运动的巅峰期都偏早,成长期的运动员心理都未成熟,所以军队式的管制很有效,等运动员出成绩了,管不住了,基本也有下一波了。 然而对于篮球,足球这种运动生涯长,展示十分复杂的运动,中国的球队和运动员表现是很差的。athlete pool小是一方面,同时我们的球员在青训期收到严格限制,之所以持续打球,只是诱惑被隔离了,并没有真正想清楚达到自我抵御抵御诱惑,从而在20岁以后有了自主选择权以后,他们大部分的职业生涯练的都是不够的,而且是不求甚解的,这对于足篮这种复杂运动是很难的 中国的大学生同理,但平均能力确实远胜于同龄的美国大学生,他们堕落的比较早

wordpress交易总结

特斯拉最后一笔减仓,现在股数是2月份减仓前的10%,这部分就留着了,不指望挣钱,算是对自己目前运气最好的一笔交易的纪念,也是对这个伟大公司的致敬 pdd减持了4次,每次同等股数,平均减持价格在80.76,还剩一半 陌陌在网站上说了上次的清仓,后来买了回来一些,在雪球上说的,这部分没有减持,我觉得逻辑没啥改变 减持了一点fb。减持了一些美光,最失败一笔投资,两年赚了4%,4月底买的道琼斯put做保险,归零过期了 我算了算我手里的票,以最好预期,他们的年回报率可能都不到12%,更别提中间的波动,流动性再次缺失,经济下行带来的双杀了。但没办法,能力圈里也没有更高回报率,风险收益比的票了 a股港股部分 所有分红都加了地产,原因看我被骂的最惨哪篇,后面分红应该会继续加地产 新华太保没有减持,持仓到上限没有加仓。新华接近成本,太保差10%左右 之前说的年化30%策略里面,我有融创,金毛,新华,太保,大悦城,腾讯,没有任何坚持,也没有加仓,新近资金和分红加了新城,和一小部分万科

journal 6/30/2020

反复看了003 Tyler Harvey 这集,大概从初中最后两年我就开始沉迷于打造一个好的投篮姿势,由于信息的缺失,和自己不愿跨出舒适圈的心态,导致我过去这6年在投篮上的进步和投入比非常差。目前我的投篮一步步进入正轨,回看以前,手型,美观程度优先级是很低的。投篮的核心是腿,power comes from ball(前脚掌),generate from lower body,transfer and coordinate by core. 上肢只要保证仍直线就够了,Tyler Harvey就是典型,nba平均往上的投射能力(全方面,c&s or off dribble),上身姿势可以说非常丑,但左手(投篮手)非常竖直对框。 另外一点就是balance,就是随时随地可以出手的能力,很多球员原地有人捡球可以仍20个进19个,但换了节奏,没有热身,或是自己捡球就投不出来了,我11,12年级就是,本质上是重复性差,core或者lower body有问题,因为上肢不管怎样都是会有偏差的,因为变量太多,而下肢和core是可以练到高重复性的,不管什么情况下肢找到balance,set,core维持身体的平衡,力的传到重复性没问题,上肢的影响就可以被降到最低,这样的投篮才是可以从训练场transfer到赛场的。 同时paul提到一个点,科比的训练非常枯燥,没有什么cone或者仍小球之类的,这点我最近也意识到,比如训练投篮能力,就说c&s吧,set完姿势后,就是大量的投,投到70%以上命中率后,去掉惯性,制造每次不一样的投篮节奏接着投,再到70%后,提高强度,从接球准备,起球过程,发力速度上加快出手速度(从脚尖发力到球离开指尖的速度),再到70%后,加干扰和烂传球,这种训练并不需要多少创造性,也挺枯燥,有一个人捡的情况下,按4秒一个球,200球歇三分钟算,2000个投篮也就160分钟,3个小时不到,按60%命中率算,每天1200进,80多天就到10w球了,要知道阿里纳斯那么疯狂的训练者都觉得10w球计划很多,上文说的Tyler,涨球期也就是500个进。 而且160min并不算多,同时包办了condition,后面有足够的时间给strength,ball handling。。。 这个70%可以是在500个进球以上的连续10天达到的标准

billions 5

买不到画就买画家,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校长,alex跟校长交流的方式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个谈判高手,这种与人·也没法打交道,与机器也没法打交道的亿万富翁估计也就活在剧里了

2020/4/30 pst

a50 目前跌了5%,特朗普索赔扣国债应该是最快捷的方式(原则上不需要他国同意),代价就是美国过去几十年建立起的信誉,特朗普的所有小商人思维都是在消耗透支美国过去的无形家底,包括这次巨量qe,钱虽然不好挣,但在一个稳定的地球上,在武力僵持(核威胁)的情况下,这些信誉是远比钱重要的。 说回a50,另外一个威胁就是疫情关税的增加,我之前认为15%gdp的外贸会费一半,这么看70%以上都要废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逻辑了,既然中国的外贸保守估计减掉7.5%的gdp,那中国的经济增速靠什么呢,要注意这里不是说统计局调整的增速,而是说真正的经济增速,如果经济不增长甚至倒退,通胀继续增加(防水),人民的消费信息一旦崩溃,国家就会进入衰退recession,但不会是萧条depression,因为中国没有什么泡沫。 中国如果不想这种情况发生就必须主管做些什么,表面目的是保持经济增长,深层目的是维持消费信心,这种经济增长靠防水是不行的,具体看dalio的经济机器,只有productivity增长才行。那唯一的答案就是地产了 地产的直接间接消费占gdp比例达30%,跟其他基建完全不同,地产的间接消费影响太强了,就像放了几倍杠杆。我认为国外给的压力越大(美国的要求只是个开始,其他国家可能跟进),中国越需要地产。 至于地产泡沫,被提起最多的是日本的泡沫,我认为目前中国和当时日本差距极大,日本崩溃前大量的钱涌入股市,楼市,这里的钱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钱,而是世界的钱,使得日本人不断派生信贷,远离经济基本面。等于世界加了杠杆,都由日本人承受。同时日本利率极地,但放的水流不进实体经济,进一步炒高资产,放大泡沫。最后泡沫也是日本政府戳破,且救援缓慢的,等等这一系列导致日本的崩溃(depression) 中国不具备任何主要原因,股市有泡沫,大家心里清楚,地产,保险,银行这三个大体量压着,就算科创飞天,消费给亚马逊的pe估值也是泡沫不起来的。地产不能说没有泡沫,中国去年平均房价好像1w出头(记不得了),租售比除四大城市和一些一二线以外也是有3%以上。我认为这个泡沫对比日本的小太多了。同时,中国目前利率傲视群雄,我认为在国外憋不住纷纷准备负利率时,我们坐享其成,不降利率非常有水平。同时金融自由刚刚开始松绑,远没到日本那时被全球机构视为除美国外最重要资本配置地区那么严重。 如果看作股票,日本就是pe极高的个股,最后流动性不足,导致永久亏损,而中国pe正常。但低pe在差的基本面下,也会变成高pe,所以我们还要看下基本面。任何国家(除美国)保持竞争力的方式一定是制造业,然后带动服务业,制造业可以去中国化,但这个过程会非常长,供应链不是说哪里便宜就去哪,背后的人才,结构,市场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短期基本面有问题(3-5年)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如果真按我说的中国因经济压力重启地产,同时放开经济流动性,同时非标产品迅速降低竞争力,那么未来的中国会出现和日本一样的情况,是的,有这种可能,所以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当然因为某些因素,外资不会像进入日本一样进入中国,因为怕被以各种理由被永久性扣留。。。。 本人重仓中国股市,包括保险地产中钙等等,有屁股决定脑袋嫌疑。

一人之下

这王也和诸葛青已经是官方cp了嘛?这打情骂俏的。。。广电不是说了不许这种妖魔鬼怪的关系有结果吗。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