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 strategy–Value investing part(先别读这篇)(do not read this one now) (updating)

先别读这篇,我用英文写的比较乱,容易走火入魔 Good Business and Good People are the only two measurements of security selection. Good Price is the time selection. Good Business > Good Price > Good People. Three Basic Laws (Graham)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assets of the company" OR (Buffett) "The intrinsic value equals to the future free cash flow of the... Continue Reading →

Featured post

2020/4/30 pst

a50 目前跌了5%,特朗普索赔扣国债应该是最快捷的方式(原则上不需要他国同意),代价就是美国过去几十年建立起的信誉,特朗普的所有小商人思维都是在消耗透支美国过去的无形家底,包括这次巨量qe,钱虽然不好挣,但在一个稳定的地球上,在武力僵持(核威胁)的情况下,这些信誉是远比钱重要的。 说回a50,另外一个威胁就是疫情关税的增加,我之前认为15%gdp的外贸会费一半,这么看70%以上都要废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逻辑了,既然中国的外贸保守估计减掉7.5%的gdp,那中国的经济增速靠什么呢,要注意这里不是说统计局调整的增速,而是说真正的经济增速,如果经济不增长甚至倒退,通胀继续增加(防水),人民的消费信息一旦崩溃,国家就会进入衰退recession,但不会是萧条depression,因为中国没有什么泡沫。 中国如果不想这种情况发生就必须主管做些什么,表面目的是保持经济增长,深层目的是维持消费信心,这种经济增长靠防水是不行的,具体看dalio的经济机器,只有productivity增长才行。那唯一的答案就是地产了 地产的直接间接消费占gdp比例达30%,跟其他基建完全不同,地产的间接消费影响太强了,就像放了几倍杠杆。我认为国外给的压力越大(美国的要求只是个开始,其他国家可能跟进),中国越需要地产。 至于地产泡沫,被提起最多的是日本的泡沫,我认为目前中国和当时日本差距极大,日本崩溃前大量的钱涌入股市,楼市,这里的钱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钱,而是世界的钱,使得日本人不断派生信贷,远离经济基本面。等于世界加了杠杆,都由日本人承受。同时日本利率极地,但放的水流不进实体经济,进一步炒高资产,放大泡沫。最后泡沫也是日本政府戳破,且救援缓慢的,等等这一系列导致日本的崩溃(depression) 中国不具备任何主要原因,股市有泡沫,大家心里清楚,地产,保险,银行这三个大体量压着,就算科创飞天,消费给亚马逊的pe估值也是泡沫不起来的。地产不能说没有泡沫,中国去年平均房价好像1w出头(记不得了),租售比除四大城市和一些一二线以外也是有3%以上。我认为这个泡沫对比日本的小太多了。同时,中国目前利率傲视群雄,我认为在国外憋不住纷纷准备负利率时,我们坐享其成,不降利率非常有水平。同时金融自由刚刚开始松绑,远没到日本那时被全球机构视为除美国外最重要资本配置地区那么严重。 如果看作股票,日本就是pe极高的个股,最后流动性不足,导致永久亏损,而中国pe正常。但低pe在差的基本面下,也会变成高pe,所以我们还要看下基本面。任何国家(除美国)保持竞争力的方式一定是制造业,然后带动服务业,制造业可以去中国化,但这个过程会非常长,供应链不是说哪里便宜就去哪,背后的人才,结构,市场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短期基本面有问题(3-5年)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如果真按我说的中国因经济压力重启地产,同时放开经济流动性,同时非标产品迅速降低竞争力,那么未来的中国会出现和日本一样的情况,是的,有这种可能,所以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当然因为某些因素,外资不会像进入日本一样进入中国,因为怕被以各种理由被永久性扣留。。。。 本人重仓中国股市,包括保险地产中钙等等,有屁股决定脑袋嫌疑。

一人之下

这王也和诸葛青已经是官方cp了嘛?这打情骂俏的。。。广电不是说了不许这种妖魔鬼怪的关系有结果吗。

4/7

这人生惬意啊,有吃有喝,累了还能躺着,每天训练,学习时间自己安排,感觉是我目前过过最爽的生活了。 老师们觉得网上考试避免不了作弊,干脆直接加倍作业量,密集轰炸。 今天准备买个6/19 dia的180put,设3.9,差一点。感觉疫情对道指企业绝对不止情绪上的影响,而是实实在在的基本面影响。不过事情要两面想,不知道这会不会让活下来的企业进一步垄断,不过这已经是1年后的事了,业绩估计要2年后才能显现了

The passcode of wealth

中国国民目前资产配置:银行等多方面理财30%左右,房地产50%,二级市场股权只有9%。 住房不炒政策,房地产价格增长失速导致房子的金融属性消失,所以房地产占国民资产部分下降 银行等理财由于新规,不在拥有资金池,比如原来100个项目,一个爆了,剩下99个损失点收益去填,现在项目一对一,爆了就爆了,无刚对,就是个低收益版的p2p,所以银行理财占国民资产部分下降 在未来低利率社会(4.35是保不住的,出口全废,要2以下了),大家也不再看的起存款。 配置境外资产收到严格管制,该转走的也走的差不多了 那么没地去的钱就会由二级股权市场吃掉,大家会在未来看到有钱的没钱的人通过直接的间接的方式将资金扔入二级市场。 以上是理论推演 下面是经验主义 发达国家的特征是经济增速慢,人均gdp高,中产阶级大,这也是中国未来的趋势 发达国家金融资产占总资产60%,其中间接直接(养老金,etf,公墓)的二级市场股权比例至少占50%以上,也就是30%的总资产,对比中国来说要翻三倍,算上资产增长不止三倍。 简单经济学,如果市场里有4个苹果,市场总共有100块钱,每个苹果值25块,这时市场有300块钱了,还是这四个苹果,每个苹果75块,苹果就是市场的优质股权。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发达国家的股市涨幅和gdp增速总是错配的,因为经济高速发展时,哪里都是机会,钱看不上二级市场这些大家伙,当经济失速,利率下行,资产荒出现,二级市场的龙头开始用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收割行业,实现业绩增速逆生长,而资金只能去二级市场,实现戴维斯双击。 第二个发达国家的特性是阶级固化,目前只有美国通过源源不断的移民掩盖了这个问题,其他愈演愈烈,中国也是如此,劳动力价值的总体增速一定是小于资本的了,如果不发生ai引导的效率革命,蓝领服务员等低门槛劳动力价值的增速反而会大于白领。比如美国留学生就很簑,净收入覆盖不了学费,也没比老墨和福建人多挣多少 所以对于年轻人,反而更应该参与资本市场,但 不能本末倒置,要用资本市场为辅助,主要还是投资自己,在40岁以前,因为心气,能力等因素,你的劳动力价值增速是很快的,而且是有确定性的,而投资并没有确定性。 世界各个国家谁放水多,谁就收割更多韭菜,大家比着放,最后手里的钱越来越毛 所以我的观点是不管你是谁,你只要有国内资产,最好的就是配置二级市场股权,甚至对于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人,中国的二级市场就是风险收益比最高的地方。 风险提示: 1. 中国经济崩溃了(类似失去的20年),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先崩一步,经典的杠杆崩金融反噬实体, 中国杠杆去干净了,股市跟实体经济也没啥关系。。。 2. 买错股票标的了,你全仓了个康美药业号称价值投资,最后血本无归,或者看着12年不动的上证骂娘,其实沪深300已经翻倍 3. 用错误的方式买股票 你坚信价值投资,越跌越补,后来公司的扇贝跑了/被梦想弄窒息,然后退市了。 你坚信基本面分析,低估杀入,后来发现业绩年年涨,但跟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去收购了一些叫什么饿了吗,摩拜的公司,然后用这些公司把本来属于你的钱烧掉, 最气的是被收购公司的ceo还被一篇叫做《xxxxx套xxx亿x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文章用来作为例子嘲笑你 你坚信高抛低吸,日拱一卒,后来发现总是做成高吸低抛,被以恶意做空国家罪逮捕。 你坚信技术分析,在港股画出5重底,重仓杀入,重仓杀入,几天后指数飞流直下3000点,抬头不见五重底。 最后你发现旁边每月定投指数基金的张三,收益满满,你说a股都是赌场我要去美股,那才正规,然后你两周赶上4次熔断,与巴菲特见过一样的世面了。 看到这里你哭了,那还有什么方式可以买股票呢? 这就引出风险4了 4. 谢伯瑄可能是个啥B,上面都是他胡说的

The annually Irr of HK:02601 and HK:01336 is at least 20%

文章进行了调整,为对得起保守二字,为了以后被打脸有证据《》内为原内容。 被保险传销? 被保险坑的血本无归? 你!还在苦苦的维权吗? 你!还在保险公司的微博底下口吐芬芳吗? 你!还在对当初推销给你的朋友的母亲每天问候吗? 不要再做无意义的功了(w =fd, 不知道是f=0,还是d=0了) 既然打不过,就加入他们吧,选择一条最艰难的路。 而且你现在加入他们,老股东并无法骄傲的说出在你赚钱之前我就已经赚钱了,因为大概率你的成本比他低。 先说结论,新华h,太保h是极罕见的确定性非常高,业绩(基本面)风险低,可无视股价波动(分红带来持续收益)的高潜在回报率标地s。 先说明几个假设(预测),如果不同意以下假设,本文无参考价值 1. 寿险(保障险)市场未来10年至5%以上持续增长(非常保守的假设) 2. 太保的负债团队至少能在保持保单质量的情况下维持住寿险市场份额,新华的负债团队至少能在保持保单质量缓慢下滑维持市场份额(现在新华的策略导致) 截止昨天(2月28号2020)收盘,新华h市值为924.95亿港币,取0.9作为港币汇率,新华市值832.455亿人民币,太保h市值为2324.4亿港币,2091.96亿人民币(.9汇率) 接下来用三种方法对两个标地的估值下限进行计算,也就是基本面不崩坏为前提的最坏经营情况,期间会简要提及部分逻辑,但不作为重点 1. 从内含价值进行估值 新华19年中报内含价值1914.03亿,对应pev为 832.455/1914.03= 0.435 横向对比非大陆寿险公司,合理估值应为1pev+n年nbv,在此我们假设新华新业务价值率逐渐糟糕,新业务量随行业增长,但质下跌,新业务价值在未来5年年化贡献2%(这意味着新华的新业务价值同比下降),有效价值虽然增长,但要求资本增长更快,自由盈余贡献质量变低,因此调低预期估值到0.8pev+0*nbv 同样,在新业务发展乏力,无法净提升剩余边际的情况下,新华的内含在未来五年可以预计以10%《11%》增长,8%《9%》的内生增长+2%新业务价值贡+0%的运营偏差 0%运营正偏差建立在新华全行业最保守的假设,但新华运营的也确实烂的情况下 19年中的因此5年后,新华价值等于内含价值*pev = 1.10《1.11》^5 * 0.8 * 1914.03 = 2466.05亿 现在买入,在五年内某一时间点卖出的最差回报率 = 2466.05 / 832.455= 296.24% 年化收益率为27.3% (因为19年中报数据,距今半年多,所以开方选用4.5年) 这个收益率就是下限,没有考虑转型成功,市场发疯,基金经理买保险被坑发现保险股的潜力,管理层终于想起了烂在仓库里的现金等不可抗力(比如更激进假设的友邦,597内含(19年中报,没找到非寿险占多少,知道的指教下哈),昨天收盘9296.36亿港币,7.8汇率,等于1191.84亿美元,pev为1.996) 太保19年中报寿险内含价值2784.87亿,非寿险部分866.29亿, 非寿险部分给0.8倍pb(低与市场价)寿险部分对应pev为 2091.96/2784.87 = 0.7512 综合负债,运营,投资来看太保就是行业里第二优秀的寿险公司,所以太保新业务保守来看也可以增长,1pev或0.8pev+n*nbv对于保守估计的太保也很合理(因为这个ev质量很高,可以转出超行业的利润,可以分出超行业的红,还能偿ba付xian能jin力lan持zai续cang增cu长li) 太保的内含预计未来5年以 1%运营偏差 + 4%新业务价值年化贡献 +... Continue Reading →

The basic knowledge of investing hk stock market: tax of dividend

对于港股通投资者,h股只有20%红利税;非h股中被认定为‘‘中国居民企业’’的标的是28%(香港中央10%先,港股通20%后);其他非h股为20%; 而通过非大陆券商直接购买港股是h股10%非h股根据注册地税率计算,好像Prada就是26%(意大利税率) 大部分非h股没有税是因为注册地不收税(开曼啥的) 而h股的10%是中国对所有外部投资者收取的,非大陆券商全部被归于外部投资者。而港股通是国内投资者,不会被收取 注意,这里的10%和香港中央那个10%不是一个东西,大家不要搞混。

回顾,改正,革新

苹果股价一直在创新高,去年圣诞节左右我说苹果股价到120才能买,原因是120才有25%年化,现在来看很有问题,并不是预测错了然后马后炮,而是体系中good price定量的部分有问题。 大概19年4月左右,当时看波音,发现波音过去5年市值涨幅远低于股价,这就归功于回购--销毁了(注意我大a的公司们只做前者,这和1拆10没区别),忘了谁说的,股票最后的买家就是公司自己。从回购角度就可以看出一二,如苹果,波音这样看似业务到顶,或市值过大等等,潜在收益没有吸引力的公司,可以通过回购,分红使投资者获利颇丰,如果长期稳定,就可以享受类永续债估值,给个30-40倍没有问题(如果利润100%分红回购),这也是我第一个问题 这里延伸以下,大部分科技企业,看似增速又快又稳,天空才是极限,但每年以给期权的方式不断稀释股东股份,几乎不回购分红。以上是常规操作,有多私有化再上市的,有增发,有可转债的,五花八门。这也是我认为阿里空间很大,也不贵,但潜在收益可能一般的原因,毕竟股东第三不是空谈的口号。我美股的两个重仓股特斯拉和拼多多也是,在新的体系下,我给他们定量范围后,会再加一个折扣。当然了,像陌陌,腾讯这种公司,简直就是股民的小棉袄。 第二个问题嘞,是我太膨胀了,当时居然想要25%的年化 :),还是在一个机构市。其实长期来讲,规则都摸的差不多,资源(非信息资源)也差不多的情况下,在同一类标的上投资者的长期回报率差别就是他们对于这个行业认知差别的量化反馈,对于一个10%不到的市场,就算tmt突出,25%也是要超强的认知力,我显然不具备。 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一,我会找不到可投资标的,因为我的能力没有超出市场那么多,自然看不到机会,二,我会动作变形,也就是判断失误,对于主动投资者,这个更为致命。 现在我将潜在收益调整到15%,虽然也很高,但挑战下自己。 回归主题,当时苹果150的价格是完全可以投的,甚至160,70都可以,cook是典型的股东型ceo,好的运营+好的资产配置。 至于拼多多和特斯拉在涨了这么多之后,我依然觉得潜在收益率很OK,也没有定性风险收益比更好的标的,所以就不动啦。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