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改正,革新

苹果股价一直在创新高,去年圣诞节左右我说苹果股价到120才能买,原因是120才有25%年化,现在来看很有问题,并不是预测错了然后马后炮,而是体系中good price定量的部分有问题。

大概19年4月左右,当时看波音,发现波音过去5年市值涨幅远低于股价,这就归功于回购–销毁了(注意我大a的公司们只做前者,这和1拆10没区别),忘了谁说的,股票最后的买家就是公司自己。从回购角度就可以看出一二,如苹果,波音这样看似业务到顶,或市值过大等等,潜在收益没有吸引力的公司,可以通过回购,分红使投资者获利颇丰,如果长期稳定,就可以享受类永续债估值,给个30-40倍没有问题(如果利润100%分红回购),这也是我第一个问题

这里延伸以下,大部分科技企业,看似增速又快又稳,天空才是极限,但每年以给期权的方式不断稀释股东股份,几乎不回购分红。以上是常规操作,有多私有化再上市的,有增发,有可转债的,五花八门。这也是我认为阿里空间很大,也不贵,但潜在收益可能一般的原因,毕竟股东第三不是空谈的口号。我美股的两个重仓股特斯拉和拼多多也是,在新的体系下,我给他们定量范围后,会再加一个折扣。当然了,像陌陌,腾讯这种公司,简直就是股民的小棉袄。

第二个问题嘞,是我太膨胀了,当时居然想要25%的年化 :),还是在一个机构市。其实长期来讲,规则都摸的差不多,资源(非信息资源)也差不多的情况下,在同一类标的上投资者的长期回报率差别就是他们对于这个行业认知差别的量化反馈,对于一个10%不到的市场,就算tmt突出,25%也是要超强的认知力,我显然不具备。

这就会导致两个问题,一,我会找不到可投资标的,因为我的能力没有超出市场那么多,自然看不到机会,二,我会动作变形,也就是判断失误,对于主动投资者,这个更为致命。

现在我将潜在收益调整到15%,虽然也很高,但挑战下自己。

回归主题,当时苹果150的价格是完全可以投的,甚至160,70都可以,cook是典型的股东型ceo,好的运营+好的资产配置。

至于拼多多和特斯拉在涨了这么多之后,我依然觉得潜在收益率很OK,也没有定性风险收益比更好的标的,所以就不动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