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30 pst

a50 目前跌了5%,特朗普索赔扣国债应该是最快捷的方式(原则上不需要他国同意),代价就是美国过去几十年建立起的信誉,特朗普的所有小商人思维都是在消耗透支美国过去的无形家底,包括这次巨量qe,钱虽然不好挣,但在一个稳定的地球上,在武力僵持(核威胁)的情况下,这些信誉是远比钱重要的。

说回a50,另外一个威胁就是疫情关税的增加,我之前认为15%gdp的外贸会费一半,这么看70%以上都要废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逻辑了,既然中国的外贸保守估计减掉7.5%的gdp,那中国的经济增速靠什么呢,要注意这里不是说统计局调整的增速,而是说真正的经济增速,如果经济不增长甚至倒退,通胀继续增加(防水),人民的消费信息一旦崩溃,国家就会进入衰退recession,但不会是萧条depression,因为中国没有什么泡沫。

中国如果不想这种情况发生就必须主管做些什么,表面目的是保持经济增长,深层目的是维持消费信心,这种经济增长靠防水是不行的,具体看dalio的经济机器,只有productivity增长才行。那唯一的答案就是地产了

地产的直接间接消费占gdp比例达30%,跟其他基建完全不同,地产的间接消费影响太强了,就像放了几倍杠杆。我认为国外给的压力越大(美国的要求只是个开始,其他国家可能跟进),中国越需要地产。

至于地产泡沫,被提起最多的是日本的泡沫,我认为目前中国和当时日本差距极大,日本崩溃前大量的钱涌入股市,楼市,这里的钱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钱,而是世界的钱,使得日本人不断派生信贷,远离经济基本面。等于世界加了杠杆,都由日本人承受。同时日本利率极地,但放的水流不进实体经济,进一步炒高资产,放大泡沫。最后泡沫也是日本政府戳破,且救援缓慢的,等等这一系列导致日本的崩溃(depression)

中国不具备任何主要原因,股市有泡沫,大家心里清楚,地产,保险,银行这三个大体量压着,就算科创飞天,消费给亚马逊的pe估值也是泡沫不起来的。地产不能说没有泡沫,中国去年平均房价好像1w出头(记不得了),租售比除四大城市和一些一二线以外也是有3%以上。我认为这个泡沫对比日本的小太多了。同时,中国目前利率傲视群雄,我认为在国外憋不住纷纷准备负利率时,我们坐享其成,不降利率非常有水平。同时金融自由刚刚开始松绑,远没到日本那时被全球机构视为除美国外最重要资本配置地区那么严重。

如果看作股票,日本就是pe极高的个股,最后流动性不足,导致永久亏损,而中国pe正常。但低pe在差的基本面下,也会变成高pe,所以我们还要看下基本面。任何国家(除美国)保持竞争力的方式一定是制造业,然后带动服务业,制造业可以去中国化,但这个过程会非常长,供应链不是说哪里便宜就去哪,背后的人才,结构,市场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短期基本面有问题(3-5年)

说到这里你会发现,如果真按我说的中国因经济压力重启地产,同时放开经济流动性,同时非标产品迅速降低竞争力,那么未来的中国会出现和日本一样的情况,是的,有这种可能,所以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当然因为某些因素,外资不会像进入日本一样进入中国,因为怕被以各种理由被永久性扣留。。。。

本人重仓中国股市,包括保险地产中钙等等,有屁股决定脑袋嫌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