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低欲望,而是成本太高

我还是非常渴望社会地位;生物医药,ai对人体大幅提高;炮ins网红;优良居住环境这一系列东西的。

但是这些的性价比对我来说太差了。

性价比的计算是 ((实现欲望的生活质量-现在的生活质量)*成功概率系数)/成本。

由于达成上面的欲望之后的生活给我带来的快乐跟我现在的生活给我带来的快乐差距并不大,且我不对任何人负责人,所以我努力的动力很小。

我更愿意用现在已有的资源最大化每天的快乐。

对于平民,尤其是我这种懒,笨,自闭,自卑,敏感的平民来说,累计资源需要做太多痛苦的事了。

姑且不论成功的概率,和我能否坚持下来。就是每天的与人打交道,为了位置,资源去和别人争抢,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工作等等,我是受不了的。

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在我身上,我也算很值,毕竟意外前的每天都利用已有资源最大化快乐了。

如果有什么意外发生在别人身上,对于那几个养育我的亲人,我能做的也有限,对于别人,我也没有感觉。这也是我不社交的原因之一,交友因为会产生义务和责任,而我没有能力去承担义务和责任,徒增烦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